<dl id="5lrom"></dl>

          <li id="5lrom"></li>
        1. 第三百四十八章该来的还得来



         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镇天棺第三百四十八章该来的还得来
          (苦读书 www.6843821.com)    清河镇,我正埋头对付着前面的一堆河沙,这是装修用的,粗糙的河沙要筛出细腻的细沙来,而翻沙本就是一个力气活。

              ?#36824;?#36825;个力气活对我来说,不算什么,事实上,自从装修队动工以来,大部分的体力活都是我一个人在干,不是舍不得花钱请人,而是我想找点事情做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以前的我,很讨厌忙碌,因为我要抽出一切时间来修行,来补充修行的基础知识,我要疯狂的学习。

              所以这几年来我其实过的很累,无时无刻都在学习中,精神紧绷,当然,这也保证了我这几年修为突飞猛进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可是当?#38431;?#27427;这事出了之后,我的这个神经奔了,我在反思,我在犹豫,其实我并不懂自己在做什么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开始是为了报仇,可是等到秦朗一死,后来就是为了防备仇人的?#39134;保?#21487;是现在呢,我突然找不到目标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偶然我还发现,我好像特别的冷漠了,?#38431;?#27427;就那样死在我面前,我竟然感觉不到悲伤,更多的是疑惑,疑惑他为什么要这么做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而现在,我则是在反思自己为什么这么冷漠,我难道不是应该伤心吗,可是我好像没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很多问题我都想不通,这已经纠结我好几天了,所以我索性没去想,而是选择干活,忙起来了,就什么事情都忘记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装修房子是个精细的活,即使是人手够,认真干,也得几个月的时间,此时刚开工没多久,也还没到什么地步。

              ?#20843;?#31639;时间,也差不多了,该来的还是得来”

              干着活,突然听到前面有汽?#36947;?#21485;的声音,我停了下来,心里面暗道一声,该来的应该来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果不然,一?#23601;?#22320;拍照的车停在我面前,?#36947;?#36208;下来三个人,分别是林白,陈志龙,还有?#38431;?#27427;的父亲,当初在香江有一面之缘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金洋啊,怎么自己干起活来了”

              林白大笑着走过来,看了一眼光着膀子的我,此时天气还很炎热,我已经出了一身的汗了,陈志龙两?#35828;?#26159;神色不太好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闲着也是闲着,等我一会儿”

              我笑了笑,随即走到水龙头边,用毛巾擦了擦,套了一个短袖,又把东西带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家里还没做好,不方便招待你们,有事村外谈吧”

              我对他们说道,陈志龙此时出现,来意也能?#30860;?#20960;分,索性就出村子谈好了,真要是动手,我也方便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倒是淡定,你以为我们是来做什么的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该来的总得来,刘某敢作敢当,从不躲避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胆子倒大,难不成你以为我们真不敢杀你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没什么敢不敢的,?#36824;?#20170;天林先生都来了,想必不会只是杀我这么简单吧”

              我冷笑一声,凭我和老头在外面闯下的名声,如果他们要杀我,绝对只会?#21069;?#26432;和偷袭,光明正大来杀我,我还不怕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而他们敢带着林白一起来,可以说,动手的?#24597;?#24050;经极低了,甚至基本上不可能了,他们要是还敢一意孤行,那就是自取灭亡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····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行了,陈先生,少说两句,按我们之前商量好的来”

              ?#21543;?#37327;,你们达成了什么协议吗,我提?#20843;得鰨?#25105;没有参与,有事别往我身上扯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刘金洋,你还是个男人吗,我女儿如此?#19981;?#20320;,又死在你的手上,你就一点都不愧疚吗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愧疚,?#36824;?#24871;疚归愧疚,但这不是我可以被人卖的理由”

              ?#20843;?#29305;么的要卖你了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行了,别吵了,我来说”

              眼看着就要吵起来了,林?#30528;?#21917;一声,结束这场争吵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金洋,今天我带他们来,不是找你报仇的,而是有事商量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找我商量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没错,你知道吗,?#38431;?#27427;不见了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意思,没听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?#38431;?#27427;不见了,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,那天你错手打死了她,陈志龙带她离开,本来想弄一个冷冻车把她带回来的,可是等陈志龙把车弄好,人不见了,车辆没有损坏,周围没有意外,走的时候?#24471;?#26159;开的,连着他们?#37117;?#30340;人,现在已经找了一个星期了,没有任何的下落,就跟消失了一样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消失了,消失了”

              我嘀咕着这句话,他们给我带来的这个消息足够震撼,一个尸体怎么会消失呢,这也太奇怪了吧,时间不足一天,诈尸也不可能啊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们想说什么,直接说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好,那我就直接说了,我们调查这么久都没有任何消息,所以我们得出了两个结论,第一,?#38431;?#27427;是诈死,自己隐藏起来了,第二,被人带走了,而这个人就是之前把?#38431;?#27427;引上邪道的那个人,所以我们必须要调查清楚”

              林白的结论和我预想的差不多,?#38431;?#27427;尸体消失绝不是偶然,必然是有所原因的,死没死不敢保证,可要是被人带走了,也许就跟当初幕后那人有关系,我想起了云宣这个人来,当初我们就是怀?#20260;?#22312;引?#23478;队?#27427;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?#38431;?#27427;和我动手,那一招是她故意不接还是另有原因我不知道,但那一招的确是很重,我没留情,她当时内?#24605;?#20854;?#29616;兀?#32780;且我用的是这一把九段雷击木,克制阴邪,对她的?#24618;?#24456;大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九段雷击木,好东西啊,金洋,你还?#26032;稹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林白一看我手上的匕首,顿时眼睛都亮了,这玩意太难得了,即使是他们也没有这么好的东西,五段六段都能找到,可是九段,极其?#22868;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“没有了,意外所得,已经是天大的机缘了,不?#30097;?#27714;太多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也是,有这么一?#25105;?#32463;很不错了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咳?#21462;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陈志龙?#20154;?#19968;声,眼里全是埋怨,不是谈正事吗,怎么聊起这个来了、

              “咳咳,这个,刘金洋,你准备如何解决这事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林先生,请恕我没有听明白,怎么变成我如何解决这事了”

              我摇摇头,林白也是一阵尴尬,的确,之前都是他们三个在商量做主,人家正主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呢,你这让人如何决定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刘金洋,你听好了,我们已经答应了林先生,如果雨欣是诈死,那么你要负责把人找回来,如果她真死了,那么你要把幕后真凶?#39029;?#26469;,之前的事情可以一?#20351;?#38144;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都谈幕后真凶了,还来找我做这件事,似乎?#34892;?#19981;合道理吧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···刘金洋,你无耻,要不是你,雨欣····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停,骂人的话就不用说了,其实我也没有别的意思,事情做不做另外说,但我要?#24471;?#30340;是在这件事上,我没错,即使是答应你们了,也不是因为心存愧疚或者是欠你们的,懂吗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欺人太甚,刘金洋····”

              ?#21485;?#26524;这一点无法答应,那我不伺候了,要打要?#20445;?#24713;听尊便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都住口,都听我说”

              林?#33258;?#27425;怒吼,他算是知道为什么陈志龙非得拉上自己来了,这要是没有个说和的人,还能谈拢?不当场打个你死?#19968;?#23601;算好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大家各让一步,现在?#38431;?#27427;是死是活还没确定,他们要报仇也也不是现在,另外,刘金洋,你不觉得这件事得查清楚一下吗,如果就这么不清不楚的,你晚上睡得着吗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哼”

              我冷声一声,?#36824;?#21364;被林白说中了?#30446;玻队?#27427;的死活必须要有个说法,而她背后发生的事情也要有个结果,要不然,晚上还真睡不着。

              当然,我也担心这个幕后之后也是云宣,如果真是他,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办,动手,我们全加在一起也未必是人家的对手,除非是?#24576;?#26126;复活。

              ?#21485;?#26524;没什么意见,那就这样决定了,?#37117;?#19981;会?#38405;?#23547;仇,而你要负责把这件事调查水落石出来,当然,我们也不会袖手?#24616;郟?#35813;帮的都会帮忙,怎么样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可以”

              我答应了下来,虽然这个结果和我预料的?#34892;?#19981;一样,?#36824;?#20063;算是很好了,要不然我也不想对熟人下手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好,你说说,准备怎么做,这段时间你和?#38431;?#27427;朝夕相处,有什么发现吗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没有,?#36824;队?#27427;是在羊城走上邪道的,我过段时间会回羊城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过段时间,刘金洋,你到?#23376;?#27809;有良心,你难不成为了这个装修就不回去了···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闭嘴,我只有主张,别打乱我的计划,另外,我告诉你们,这件事我一力承当,你们不要捣?#25671;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?#20843;?#25105;捣?#25671;ぁぁぁぁ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陈志龙气得半死,什么时候他只有捣乱的份了,这特么的也太气人了吧。

              我翻个白眼,这样做也是为了他们好,真要是云宣干的,他们也就安全了,要不然也是一起死的份。

              论调已经定下来了,这件事由我一人完成,至于细节,陈志龙他们倒是想和我商量,但是我拒绝了,他们最?#25214;?#26159;悻悻而回。

              倒是林白?#27809;?#36319;我说了很多,甚?#20102;?#36824;有让红色风水师群体全力帮我做这件事的打算,但我还是拒绝了,拿人手短,以后还不知道要怎么报答人家呢,之前我们对叶文斌很警惕,现在对林白也是一样。

              等到他们离开之后,我就跟装修队的人商量起来了,要求只有一个,用最快的速度搞定,要钱我给钱,要人我请人,速度要快,但活不能糙。

              所谓有钱好办事,他们自然是没有不答应的道理,?#36824;?#39044;算可比之前高得多,他们甚至还?#26032;?#29677;来做,我也全都答应下来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就这样,在金钱的刺激下,装修队玩命的加班加点,而我这边也是哗啦啦的往外掏钱,可还是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,才把大体的事情做完。

              剩下的?#20999;?#23478;具,橱柜之类的就没时间了,这段时间陈志龙一天三请四催,我也不想再拖下去了,于是我又回到了羊城。苦读书 www.6843821.com

         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          上一页 | 镇天棺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          如果您?#19981;?请点击这里把《镇天棺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镇天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          如果你对《镇天棺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

          002期特码资料

            <dl id="5lrom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<li id="5lrom"></li>
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5lrom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 id="5lrom"></li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