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"5lrom"></dl>

          <li id="5lrom"></li>
        1. 第1005章 修仙的来一个(20)



          苦读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快穿:龙套好愉快第1005章 修仙的来一个(20)
          (苦读书 www.6843821.com)    两道掌心相贴的一瞬间,宁黛便觉有一丝凉气自她的掌心潜入,她下意识就要抽回手,但凤勘却一把包覆住她的手,杜绝了她抽回手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别动,这是为师的一缕神识,只为确认你体内的情况。”凤勘清淡的声音传来。

              宁黛不做挣扎,这个时候,她的注意力都在被他包裹住的手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的手指真长,手真白真好看,他俩的手叠在一起刚好,大手拉小手,哦哟哟……

              凤勘的那缕神识似乎顺着血液而动,很快流动向全身。

              滚烫的血液中夹着一丝凉气,那感觉,有种说不出的奇妙感觉。

              凤勘凝着她,不动也不言语,全副的注意力都在那缕神识之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当神识行遍周身,确定她是真的无碍后,他才收回神识并松开手,但叹着气问:“你一定要这般执拗吗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宁黛正?#19978;?#27809;有多握一会儿,闻言,一脸不解。

              凤勘说:“?#30830;?#20320;面壁思过,为什么不愿好好听话,被禁制攻击了,也不懂得学乖,你这是嫌自己活的太腻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旦说上口,他语气愈发清冷起来,虽如此,但宁黛还是能听出话里带着一抹过度的担忧。

              有这个感悟后,宁黛歪着脑袋,两眼亮晶晶的看着他。

              看着她的眼睛,凤勘忽然自觉出不妥,立即停下了话,再看她时,表情更冷,更淡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过了会儿,才又问她:“可知错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宁黛卖萌:“不知道啊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凤勘瞪着她,明明能将十几个徒弟教的服服帖帖,能让门内的杂役弟?#29992;?#30031;缩敬服他,他的每句话,都能成为门内人的圣听圣言,可这个时候,他却仿佛口?#25964;是?#20102;一般,连句简单的训斥也不会说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其实也并非不会说,而是因为有了思过堂里胆战心惊的一幕后,他不敢说了,也不舍说。

              怕最后收不了场,更怕好不容?#25305;?#22238;来的人就那么悄无声息的没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两人大眼瞪小眼了片刻,宁黛转移话题:“师父,大师兄出关了吗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听她不是第一时间关心自己,而是关心贺远航是否出关,凤勘的眉当即拧成了结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答反问:“你可知你自己出了什么事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知道。”宁黛这回没卖萌装?#25285;?#32780;是一脸小得意的说:“我跟思过堂的禁制较量了一场,虽然我被禁制伤了,但总体而言,?#19968;?#26159;很成功的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凤勘:?#21834;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他是不是不该问这个问题。

              回答完,宁黛对着他撅了下嘴,佯装生气的说:“不过归根结底,这锅是师父你的锅吧!徒儿好好的,多么干净清白的一个人,你为什么要罚我呢?你不公正不公平,我只能以此来自证清白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凤勘无语到没好气道:“清白?你怎不瞧瞧你的模样,活脱脱一只成天在泥潭里打滚的兔子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他这是在隐晦的暗语她从白毛变成了灰毛。

              宁黛思忖了下,不太能脑补出兔子泥潭打滚的比喻画面,兔子好像不会滚泥潭吧?

              不过兔子会不会滚泥潭并不是重点,反正兔子滚泥潭,从白毛变脏毛的比喻,她还是能够自行参透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等参透后,宁黛可就不高兴了:“师父,如您这般高大上的坐镇仙人,竟然也是以貌取人之徒?!你太伤我的心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凤勘瞥了她一眼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就许你颜控到无法无天,还不许别人以貌取人?

  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    宁黛被凤勘从思过?#20040;?#21040;自己的屋里照顾了两天,如今已经全然大好,加之与宁黛的一番对话后,凤勘?#24597;?#22788;于下风,到最后他略带恼羞成怒的赶她离开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但宁黛愣是使出了浑身的赖功,?#27809;?#21448;在凤勘这里多待了一晚,也多霸占他的床榻一晚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凤勘?#39068;?#33267;极境,睡眠对他来说早已是可有可无的事,所?#38405;?#40667;的霸占对他而言也并没什么,他直接在屋内一侧摆放的竹榻上打坐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只是这一晚,他打坐时并不如以往那般顺畅,时不时都会中断。

              前半夜是宁黛睡不着,?#24597;?#21796;他搭话,后半夜她终于睡着了,他却忍不住时不时睁眼看她一两眼。

              好不容易漫漫长夜度过,凤勘第一件事便是冷着脸将她赶走。

              宁黛走的特别不舍,但好在还?#24515;馨参?#33258;己的事儿,那就是等贺远航出关后,她多的是时间和凤勘?#26469;Α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回到自己的小屋,扶芳菲已经闻讯而来,甫见面,一把冲进她怀里,便簌簌落泪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师姐,你大好了吗?”

              看扶芳菲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,还关心她,宁黛心里可受用的很,?#27809;?#25602;着扶芳菲揩油了好一会儿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的小师妹,我可爱又贴心的小师妹,放心吧,我好着呢!?#26412;?#24046;表演个胸口碎大石来佐证她好的程度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听宁黛这么说,扶芳菲稍稍放下心,又拉着宁黛仔细打量了番,确定她真的不像有问题的样子,扶芳菲才相信她真没问题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之后,扶芳菲又与宁黛说了说她不省人事后发生的事情,包括凤勘将她抱走的事情。

              宁黛听完顿时心花怒放,但随即又憾恨不已:“爱国,你怎么不跟我说这事?”

              爱国无语:“这重要吗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宁黛语气非常重:“当然重要!非常重要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爱国“哼”了一下,小声的哔哔:“我就觉得不重要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宁黛听到了,反正她也不指望爱国能懂她了,干脆抓着扶芳菲详问当时的情形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天真如扶芳菲,当然有一说一,全面满足了宁黛的所有好奇心。

              最贴心的部分是,她还会顺着宁黛的话说,非常配合的迎合着宁黛。

              自认掌握一切后,宁黛忍不住叉腰仰天大笑:“我就觉得他担心我,他一定也是?#19981;?#25105;的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爱国:“一定?也?”

              这是自作多情的经典句式吧?

              宁黛不理爱国,全面?#20004;?#22312;她自个儿的粉红泡泡里。

              思过堂事件后的第五天,清虚门上方忽然聚出一大片祥云,也就在这时,贺远航出关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闭关的这段时间,他非常顺畅的突破到了金丹后期,修为更上一层口。想和更多?#23601;?#36947;合的人一起聊《快穿:龙套好愉快?#32602;?#24494;信关注“优读文学 ?#20445;?#32842;?#26494;?#23547;知己~

              苦读书 www.6843821.com

         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          上一页 | 快穿:龙套好愉快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          如果您?#19981;?请点击这里把《快穿:龙套好愉快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快穿:龙套好愉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          如果你对《快穿:龙套好愉快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

          002期特码资料

            <dl id="5lrom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<li id="5lrom"></li>
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5lrom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li id="5lrom"></li>